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红夷大炮体重一吨,减肥后到了这里

但凡提及明末清初中国军事史,红夷大炮始终是无法绕过的话题。

作为一款性能在当时的东亚而言尚属先进的舶来品,红夷炮的威力一直为中国史家所津津乐道,明清王朝的统治者们甚至沿袭把大口径火器神性化的习惯,给红夷炮原产品及它的各种山寨货赐名为“神威大将军”。

史学界普遍认为,中国最早的金属管形火器,出现年代至少不晚于元朝中后期,大口径火炮也随即产生。

到了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期的明代,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军队的武备中逐渐形成了包括出自本土的碗口铳系列、身管短粗的“洪武铁炮”系列、以"仁字伍号大将军铁炮"为代表的长身管“大神铳”系列,以及正德年间由西班牙传入并且被广泛山寨改良的“佛郎机”系列等等在内的火炮家族。

公元1604年(明神宗万历二十三年),东来的荷兰人在中国东南沿海与葡萄牙人的军事冲突中,使用了一种欧洲制造的前装滑膛加农炮,明人史籍中称为“西洋大炮”。

因为明朝人称荷兰人为“红毛夷”,所以,这种火炮又有“红夷炮”的别号,清代因满人忌讳“蛮夷”字眼而改称“红衣炮”。

该型火炮材质多为铜或铁,设计合理,身管长,管壁厚,自炮口到炮尾逐渐加粗,符合火药燃烧时膛压由高到低的原理;在炮身的重心处两侧有圆柱型的炮耳,火炮以此为轴可以调节射角,配合火药用量改变射程;设有准星和照门,依照抛物线来计算弹道,精度很高。

广义上的红夷炮有舰载型、野战型、要塞型,长者可超过3米,短的也有两米多左右,口径约在110-130毫米,重量自重数百斤至万斤。

其发射炮弹的重量从几磅到二十磅不等,依据作战目的不同可使用实心弹,霰弹、链弹等弹种,有效射程约1—2公里。

威力和射程远高于国内各式旧有火炮的“红夷炮”,一经出现,就很快引起了中国人的注意。

早在1607年(万历35年),明朝就有个别朝臣提议引进红夷炮,然而,由于朝堂上的大部分顽固派官员对火炮技术的茫然无知,结果导致购买红夷炮的提议无疾而终。

1618年(万历46年),崛起于东北的后金政权开始袭扰明朝辽东边境,次年更在萨尔浒大战击败明朝的大规模野战兵团,取得决定性胜利,关外战局岌岌可危。

值此情形,经过著名科学家徐光启等有识之士的强烈呼吁,明朝政府才开始从欧洲人手里购买红夷炮。

徐光启画像

1620年(泰昌元年),明朝从澳门的葡萄牙人手里购买了4门红夷炮, 1623年(天启3年)又增购了22门。

颇会来事的葡萄牙人派遣22名工匠和翻译,历尽艰苦把这批火炮从澳门拉到北京。

然而新炮演放后不久,明廷内部争议再起。争论的焦点,并不是演放过程中有门红夷炮发射时因被强令装入过多火药炸裂等技术问题,而是“洋铳若能护国,吾辈成何”的国体问题。

就这样,引进红夷炮的事项再次受到阻碍。截止到1625年(天启四年),明朝手上的红夷炮仅有总数三十门。

这批形制类似英式寇菲林18磅长炮的大家伙,除1门炸膛外,18门留在北京城,11门被调往山海关外的军事重镇宁远。

1626年,后金军6万大举进攻宁远城,负责镇守宁远的明朝兵备佥事袁崇焕秉持“凭坚城用大炮”的作战方针,倚靠11门红夷炮和17000名士兵死守城池。虽然,他实际上并没有取得“炮毙努尔哈赤”的战绩,却也让起兵以来所向披靡的八旗劲旅铩羽而归。

经此一役,红夷炮的威名,才让明朝廷里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们所折服。皇帝特地降旨“封西洋大炮为安国全军和辽靖虏大将军”。

在来华传教士和西洋工匠的技术支持下,1630年(崇祯三年),徐光启、孙元化等受命前往山东主持仿造红夷炮的工作,至该年八月,共制造出大中小各型红夷炮400余门。

这些火炮后来被布防到北方边境的各个军事要塞里,紧接着,明朝又组建了一支以装备红夷炮为主的火器部队。

虽然当时的明朝文人曾经夸张地形容,“长二丈余,重者至三千斤”的红夷炮“能洞裂石城,震数十里”,但是这种威力不俗的大杀器也有着致命的弱点。

因为即使是体量相对袖珍的野战型红夷炮,其装填发射的速率也并不高,每发射一次,都会严重偏离原有射击战位。按照正常的操作程序,火炮需要经历复位、再装填,再次设定方向角和仰角的步骤。

因此,即使当时最训练有素的炮兵,也只能达到一分钟一发的射速,且炮体笨重,无法迅速转移阵地;故在野战时,多只能在开战之先就定点轰击,当对方情势发生逆转,则往往无法机动反映。

如果没有数量足够的步兵协同作战,那么,火炮就会轻易落入敌人的手中。于是后来的史书中,红夷炮又留下了“长于攻城,拙于野战”的记载。而明军相对于八旗军,恰恰就有野战为弱。

而作为明朝死敌的后金统治者,自从折戟宁远城之后,也极其盼望能获得红夷炮的技术。

同样是在1630年,有后金国人在辽东外海的一条沉船上,打捞出了一门红夷炮。喜出望外的皇太极,当即令国中汉族工匠对此炮进行仿制,经过数月努力,采用失蜡法铸造出了后金第一门自产红夷炮,炮身竟是采用钢制且很快量产。

1633年4月,徐光启等人苦心积虑打造出来的西洋火器部队,在吴桥兵变中瓦解,该部将领孔有德、耿仲明率3600名火器兵,携带十几门红夷炮渡海投降后金,八旗军由此组建了自己的炮兵部队“乌真超哈”。

1639年的松山之战,八旗军红夷炮队猛烈的火力就让明朝人深感吃惊。据明将樊成功口报:“达贼将松山25、26两日狠攻,城中拾得打进炮子601余个,俱重十余斤,目下南墙所装红夷炮37门。”

松山大战后,明军关外红夷炮大多落入八旗之手。明军只有驻守宁远的吴三桂部,尚存有十多门红夷大炮,而此时屯兵锦州的清军已拥有近百门红夷大炮。

满人曾扬言:“将炮一百位摆作一排,凭它哪个城池,怎么当得起三四日狠攻?”

当时尚为明朝服务的著名西洋传教士兼军火专家汤若望惊呼道:“彼(指八旗)之人壮马泼,箭利弓强,既已胜我多矣;且近来火器又足与我相当,孰意我之奇技,悉为彼有。”

可叹明朝曾经倚重的护国神器,此时竟成为八旗兵攻城拔寨的敲门砖。军事技术优势的丧失,加速了明朝的崩溃。

满人入关,一统中原后,在和南明残余势力的交战中,依然重视发挥红夷炮的作用。比如,在著名的江阴之战中,清军就动用了各类红夷炮224门。

康熙年间,在西洋传教士的帮助下,先后仿制出905门大小火炮,除了部分臼炮和源自“佛郎机”的子母炮外,绝大部分是“红夷炮”的魔改版。

这些火炮在清朝初年的内外军事行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甚至到两次鸦片战争时期,老迈年高的红夷炮家族,依然是清朝军队装备的主力炮种,随后才因为技术极度落后而逐渐被新式火炮取代。

16世纪中叶以来,以哥白尼为代表的西方自然科学家,逐渐冲破了经院和教会的束缚,这种突破使西欧冶金、军事工业不断发展,在英法西葡等先发势力中大量大型兵工场被建立起来,造炮工艺和造炮标准,在焦灼的军事斗争需求和快速发展的基础科学技术的刺激下,迅猛发展。

本文的主角——红夷(衣)大炮,就是西洋统一火炮制式后的一类前装滑膛火炮。

谈起红夷大炮,那自然得提到明末著名火器研究家和火器战术家徐光启。

徐光启,字子先,号玄扈,松江府上海县(今上海市)人,万历二十六年未中进士后返回家乡教书,二十八年时与耶稣会教士利玛窦结识,三十一年时加入天主教耶稣会,三十二年中进士庶吉士。徐光启之后翻译编译了大量西方科学著作(几何原本等),这些我们暂且按下不表。

随着万历四十七年萨尔浒之战明军惨败,来自后金的威胁渐渐严峻。

时势造英雄,对西洋军事科技较为了解的徐光启,登上了历史舞台,他先上书陈述练兵用炮之策,后来更是亲自解囊于泰昌元年授命李之藻等人前往澳门葡人处寻购先进火炮。

而这一批火炮,正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红夷大炮”,值得一提的是,这批火炮并非来自“红夷”也就是葡萄牙人,而是一艘搁浅的英国舰船的舰炮。

这一批英军舰炮口径125毫米,炮管长3000毫米,为24倍口径长的早期前装滑膛炮,重数千斤,最大射程20里(即使用45度角发射轻弹时,合现代10千米)。

该类(型)炮技术特征上身管长、管壁厚、射程远、安全可靠,实际使用上威力大,配合同时期欧洲的先进射击仪器时精度高。无论如何,其技战性能远超明军当时装备的一系列佛郎机和将军炮。

天启三年,袁崇焕受命防守宁远,开始建设“现代化(红夷大炮)”火器武装的永固筑垒体系。

天启六年宁远大捷——“城上铳炮连发,每用西洋炮则牌车如拉朽。”红夷大炮初显神威,明廷除了给参与将领官员加官进爵、加速推进仿制购买红夷炮外,还不忘封一门守城红夷“英雄炮”为“安国全军平虏靖辽大将军”。

天启七年又宁锦大捷,红夷大炮这一西洋来客进一步受到朝廷重视。

崇祯二年,明廷订单姗姗来迟,10门西洋火炮与若干葡人炮师北上京师,自此订单不断,训练炮手的工作也在进行;崇祯三年二三月间,葡人顾问训练出了两批约200名炮手。

可惜的是,相较于之前鸟铳佛郎机等中小型火器的引进和仿制,对于红夷大炮的仿制困难重重:或是因为当时号称“远东最好的铸炮厂”的澳门卜加劳铸炮厂制造的红夷大炮性能优越,或是因为明末吏治崩坏行政效率低下。

截至崇祯三年仿制的大中小型红夷大炮仅有400余门,至1644年,已仿制红夷大炮各型1000余门。仿制生产的高潮集中于崇祯十年及之后的垂危年代,仿制地区则大部分位于东南沿海。

“......(铳炮车辆等)不足则速行置造。亦需星夜速取广东工匠于登莱,及西洋统领铳师偕来,仍取诸样式,斟酌备办。” 

——兵部对徐光启钦奉明旨奉陈愚见疏的批示,崇祯四年

兵部批示从登莱调派工匠技师,是因为在徐光启和登莱巡抚孙元化等人的努力下,战略位置重要的登莱县,已经成为了新式火器部队“车营”的训练基地和西洋先进火器的制造基地。

而也就是在这一年,登州这一寄托着徐光启、李之藻、孙元化等革新派人士希望的重要城市,遭受叛军围攻,大明倚为长技的火器,即将丧至敌手……

——————瓷房子文物分割线——————

这门明代复合铁炮,保存非常完整。后有方形照门,前有照心,火炮的瞄准装置均在。

目前保存下来的明代红夷炮、西洋炮,全国也仅有二十多门,非常难得,其价值远非清代铁炮能够比拟。有专家表示:它可以算得上是国家一级文物了。

赞(64)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