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1号学术 | 澳洲版《超级减肥王》:真人秀在体育推广方面有何不足?

作者:Ben J Smith & Catriona Bonfiglioli

时间:2018年12月28日

1号按

1号曾在推送中,为读者从女性身体自我管理的角度对于韩国的减肥真人秀节目进行解读与分析。本文我们将聚焦澳洲版《超级减肥王》(The Biggest Loser)——另一个关于体育活动媒体内容的重要来源。

本研究调查了观众对TBL(team based learning)中的体育活动的反应和解释,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利用深度访谈进行了一项定性研究。研究按性别、年龄组、居住地区和体重指数进行分层,招募了46名TBL观众作为样本。本文对访谈数据进行了主题分析,以确定观众如何评估TBL。

研究发现,受访者对TBL作为一个公共卫生教育的态度是最为积极的,而这是以个人责任和理解行动措施为前提的。相反地,他们对体育活动的叙述是否可以指导和激励他们个人,则持有批评态度。

图片来源:BetaSeries

有一项研究对英国反对肥胖的干预措施进行了分析,其中强调了媒体的影响,包括:久坐不动的媒体消费、塑造有关食物和体育活动的社会价值,将肥胖概念化为一种疾病,和成为食品广告的一种渠道。该研究团队认为媒体是一种公共卫生教育的渠道。

而森德(Sender)认为,真人秀节目作为一种权威,能够教育观众如何履行他们的责任,以做一个「健康」的好公民。但这同时也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它有可能会破坏健康的发展、推卸责任和助长污名化。之前的一项研究调查了观众对主流媒体呈现体育活动和缺乏锻炼的反应,其中重点提及了一档作为重要来源的高收视率节目——《超级减肥王》。

图片来源:Facebook

该节目对健康的潜在效益存在很多争议。我们分析男性申请者的视听录像,发现健康是其主要动机。然而,《超级减肥王》究竟是否提出了切合实际的减肥预期和方法?通过长期的跟踪调查显示,参赛选手的体重反弹了相当大的一部分,由此引发了一些问题与思考。

本文发现,之前很少有《超级减肥王》的研究涉及体育活动的呈现是如何塑造不同体重类型的观众的知识与态度的。因此,本文旨在研究《超级减肥王》中观众对于体育活动的了解,以及考虑体育活动在更广泛的人群中宣传的潜在影响。

方法:定性访谈

为了探讨观众对《超级减肥王》中体育活动的认知和反应,研究制定了46个定性和半结构化访谈的系列问题。

研究参与者居住在新南威尔士州,年龄在18岁及以上。访谈大纲包含了46个关于肥胖、体育活动和缺乏锻炼的普遍媒体回答的问题。其中有11个问题与体育活动相关,10个问题涉及《超级减肥王》节目。

图片来源:Facebook

受访者被问及对媒体信息的回忆、意见和评价。访谈结构包括向受访者放出三个视频片段,其中一个是《超级减肥王》节目的场景,在这个场景中,一名参赛选手有一次力量训练的集中展示。

研究对所有缺乏锻炼信息的观众反应进行了初步分析,分析表明,《超级减肥王》是一个重要的信息来源。而针对这个节目的观众反应需要一个专门的分析,这超出了之前分析的领域。因此,本文以我们之前的研究工作为基础,即分析不同体重类型的观众对《超级减肥王》中的体育活动的反应。

研究结果:

样本包括24名男性,其中有18名年龄在18至39岁之间,21名年龄在40至64岁之间,7名年龄在65岁或以上。大多数人从事全职或兼职工作(N=31),而且体重的分布大致是均匀的:体重不足或健康体重(N=16),超重(N=12),肥胖或病态肥胖(N=18)。

对《超级减肥王》节目中体育活动叙述的评估似乎利用了受访者的平行信念和价值观,这些观点产生的意义在于,判断其是否适用于自身。积极的分主题包括:以解决肥胖问题而进行体育活动所需要的个人责任、努力和承诺;该节目的角色塑造了何等价值,和团队合作锻炼的重要性。这些分主题构成了《超级减肥王》的主题,这对公共卫生教育非常有用。

正如一位受访者所说:「整场节目都在说明,你事实上是可以为此付出行动的。所以如果你处于超重状态,这是你的错。因为你缺乏运动或是没有足够的原则来为此做一些事情」。从教育的角度看,《超级减肥王》是被认可的,因为它表明肥胖是一个严重的问题,需要特殊的、自我牺牲的应对。

图片来源:Facebook

相反地,受访者也对《超级减肥王》中体育活动的表现作出了一些负面反应:根据他们自己的经验,他们认为这种体育活动过于极端、危险和不切实际。这些分主题合在一起,形成了对该节目相反的解释,即节目提供的灵感或实践指导很少。为了支持这种个人与《超级减肥王》内容的距离,受访者对真人秀的目的和真实性表示怀疑。

一些超重和肥胖的受访者的批评是,《超级减肥王》对方法的叙述和节目中呈现的减肥比例与他们的经验不符。一位受访者表示,该节目在关注体育活动和饮食行为方面没有适当的平衡:「我不知道你是否会因为运动而损失这么多。当然,也有可能节食比运动更重要。这是两者的结合,但我认为主要是为了减肥,而不是通过锻炼,因为锻炼有的时候会使你肌肉发达而增加体重」。

《超级减肥王》:转型的诱惑

史密斯(Smith)曾说,在之前关于观众对体育活动的媒体叙述方面的反应的研究中,参与者经常会将商业电视,尤其是收视率非常高的真人秀节目《超级减肥王》作为一个重要的信息来源。

《超级减肥王》明确向观众表达了改变参赛选手和观众生活的意图,并且鼓励观众努力实现减肥的愿望。受访者在访谈中列举了一些他们认为这个节目中具有教育意义的方面。

与刘(Yoo)的研究结果相一致,本文的受访者认识到《超级减肥王》的自身假设,即体重状态是个人责任和控制的问题。同时受访者还认为,参赛选手的个人决心,以及该节目对个人努力和团队合作所取得的成就的叙述方式是堪称典范的。

图片来源:Facebook

与森德(Sender)的「教学」主题相辉映,本文的参与者认为《超级减肥王》是具有教育意义的;然而,正如雷迪(Readdy)和埃伯贝克(Ebbeck)所发现的,这些是经常被描述为别人可能获得教育的好处,而并不是作为受访者自身经历过的感受。这表明《超级减肥王》中使用的设备可以创建观众参与与个人故事,利用音乐来增强情感强度,进而为成功的参赛选手提供赞美和奖励,以及吸引观众参与对平凡人的监督当中来。

与霍兰(Holland)的研究结果相一致,很明显受众是采取批判的视角去看待《超级减肥王》中的内容,并依据媒体分析的理论,进而凭借个人经验去了解节目。在受访者中,很多年长的人注意到《超级减肥王》是一档令人沮丧的节目。他们认为其与自己的经历不一致,因此不可信。

以上的研究结果表明,一般的观众通过《超级减肥王》收到的关于体育活动的信息,可能正如雷迪和埃伯贝克所指出的一样,即信息可能会对人的行为产生一些影响,但在帮助公共卫生机构去解决缺乏体育锻炼的问题上可能收效甚微。

特别地,当《超级减肥王》中体育活动的信息占主导地位,这也有可能会减少涉及一些有关能量摄入的关键信息。在《超级减肥王》这个节目中,体育活动是与减肥这一狭窄且极不确定的结果联系在一起的,而参与其中的身体、心灵和社会效益则被忽视了。

图片来源:Facebook

在之前的定性研究中,肥胖的澳大利亚人发现,该节目通过向观众展示参赛选手面对体重的潜在能力,并利用心理因素来帮助减肥,从而提供一种「转型的诱惑」。本文认为《超级减肥王》突出了体育活动可能给体型较大的人带来的社会风险,并且对于采取体育锻炼至关重要的安全场所产生了不确定性。

来自受访者的评论表明,节目对于体育活动的强调远远高于饮食控制。这无疑减少了实用信息的普及。因为正如其他人所说,这与减肥的证据不一致,并很有可能导致体重不降反升。

1号结语

本文提及的研究表明,观众可以看出《超级减肥王》节目中叙述的体育活动和生活方式改变过程中的不足,并记录了观众对这一内容的反应。研究证明,该节目有关体育活动的内容在很多方面都是令人沮丧的。

我们可以看到,电视上的减肥真人秀节目在用来弥补媒体提供有关体育活动的信息上是不足的。事实上,有线广播的媒体表现主要是软性新闻和信息娱乐,其通常只是提供瘦身方面的指导,而并不作为专家角色出现。

赞(86)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