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八月

文︱头发温柔

第332篇


八月就要过去了,2018年的八月之于我有特别的意义。从此以后,似乎对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可以拥有主动权了。所以,怎么也得写点什么,纪念一下。再则有朋友从公号后台发信问我怎么了,很久没新文字了。他是我十年以上的读者。他读了我大部分不同时期的小说、散文,他曾说过我不同时期的文字都能带给他感动与共鸣。所以十几年前的小说已经骗不了他了。今晚一定要写点新鲜的文字了,为了你,为了每一个喜欢我文字的朋友。

现在是晚上20:50,楼上的钢琴声一直困扰着我,我努力保持淡定,让自己喜欢的音乐伴着我,开始在电脑前敲下不知所以的文字。

八月是我的出生月。平时之所以过生日,是因为借着过生日可以饕餮一顿,给自己一个今天不用减肥的理由。今年竟然过了两次生日,只因为生日蛋糕好吃,生活如果只是这样简单单纯多好。

然而每年的八月对于我来说也是痛苦的开始,因为过敏性鼻炎又卷土重来,打喷嚏、流鼻涕,眼睛痒。我不敢出门,拒绝朋友的邀约,因为你不知什么时候会一口气连续打上几十个喷嚏,弄得满脸的眼泪和鼻涕。

并且开始失眠了,一个月了,每天午夜过后才能入睡,失眠的一个主因是因为每天要监督着女儿睡觉,她不睡我就不能睡。她睡了,我还不能睡,因为怎么也找不到舒服的入睡姿势。

因为失眠,我发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闭上眼睛,“眼前”竟然不是一片漆黑,有时候是一片村庄低矮的房屋,有的时候会是一片被白雪覆盖的森林,再有的时候会是一片大海……睁开眼,眼前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可是闭上眼还是会出现各种景象,不是梦境,是清醒意识下的情景展现。不知这是不是我的特异功能,你们可以试试。

这个无聊又荒诞的海市蜃楼般的情景出现让我着迷,我无数次地睁眼闭眼,想变换不同的景象。有的时候,我希望这画面里能出现个人脸,可是遗憾的是没有。我乐此不疲的玩这种游戏,想让失眠变得不那么可怕。

我身边有很多朋友都有失眠的困扰,大多是女性朋友,有的时候,你不亲身经历真的不知它折磨人的程度。于是,我用另一种在外人眼里看着更加恐怖的做法来对付它。家里有台电治疗仪,我会将电量调到8.9级,将电极片放到身体的不同穴位进行电疗。怎么说呢,那种感觉,常人用到2.3级就会感觉痛不欲生那种。现在就差拿针往自己身上扎了。

感觉自己正在向老中医的方向发展,什么奇经八脉的都被我搞得7788了。

除了失眠和顽疾的折磨,不顺心事接踵而来。

家里的冰箱坏了。牛奶坏了,蔬菜烂了也就算了,炎热的八月里没法吃冰凉的西瓜有点让人恼火。做饭的燃具也来凑热闹,一个灶头突然不能用了,每次做饭需要手动点火。这些坏了的家电,我不知是修还是扔。所以一个月过去了,生活还是这样苟延残喘地继续着。

尤其让自己不开心的是七夕节那天花了1W多买的周大福的镯子,回家发现有瑕疵,转头回去找商家就不退不换了。

好像就被生活强奸了一样,我不能喊不能叫,只能闭着眼默默忍受。

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逆来顺受,也许是从职场开始,也许是从无数个趋利而来,利尽而散的朋友开始。现在越来越喜欢沉默,越来越喜欢宅在家里看书听音乐。不是逃避,只是眼不见便会觉着这世界一如初见,而你还是30年前那个干净的青年。

最近特别喜欢一首英文歌《Counting Stars》,一遍遍反复听,唉,知道它又要被我反复听上几个月了。“数钱不如数星星”,“Everything that kills me makes me feel alive”被大神翻成了“沉舟侧畔千帆过 病树前头万木春”外国人照着这个中文还能翻回去吗?

生活就像一株跃动的藤蔓, 长驱直入我的内心, 在脸上划过迹象。经历过后,你会发现,虽然我们不再年轻但不致老态龙钟,还有些小确信,坚信这个世界美好如初。我只是循规蹈矩地生活着,于按部就班中,痛感乏善可陈, 被欺骗过,被伤害过,也曾想放弃过,但置我于死地者必将赐以后生。

写于2018.8.30

作者:头发温柔,行走在城市边缘,写温暖的、温情的、温柔的,故事或许忧伤,但手写我心。淄博市张店区作协副主席、淄博市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淄博晚报专栏作家。公众号:头发温柔(toufawenrou)

关于怀念


赞(10)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